猫彦台

杂食cp看着你们,但推荐的话还是看看,有可能吃逆cp
习惯性写刀,糖什么的,不存在
初三党了解一下?
不定时肝文开坑
文笔不好,这里说声对不起,毁了角色应有的性格
小学生文笔,会改的

#宝石之国  幽灵水晶   郭斯特第一视角

☆郭斯特和黑水晶同时存在,类似于紫水晶那样

☆ooc致歉

“好了,这样子的话,今天的工作就完成了”

将手中的笔记本合起来,闭上眼睛慢慢回忆着会不会漏掉什么事情

“我说,郭斯特你也不用这么认真,小心会累坏自己”

黑水晶的声音出现在身后,语气微微带这些怒气

“阿拉,这样并不会的,毕竟拉碧丝的事情,是一定要完成的”

紧接着就听见了一声叹息

“唉,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到你累垮的时候,就不知道是谁说过不会有事情的”

转过身,看到黑水晶扶着额头,带着一些无奈

“你这样子,真的是像你为我操碎了心一样”

黑水晶听到了我的话以后,放下手,朝我这边走来,凭着硬度相同把我抱起来转了一圈

“你这是要反了是吗,你这个样子,精神不足的话,还怎么和我一起去找拉碧丝回来”

被他转的有点晕,试图停下来的时候,黑水晶腾出了一只手,在我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唉,真拿你没办法”

【果然呐,黑水晶还是那样的严肃,不过,肯定不会精神不足的】

也许,是永不变的悲伤

钻石,是我的哥哥,我从小到大都是受到他的保护,我也想保护他,但是,我不想让你离开我的身边



【波尔茨跪坐在地上,看着面前零零散散的石头,仅仅只能判断出是黛雅身体的一部分】

致 蒙特祖玛 的一封信

也许你会不认识我
也许你并不喜欢我
也许你会把我无视

不过呢

你存在过就好

也许你会熟悉这个名称

“祖玛”

也许你会忘不掉草莓般的红色

也许你忘不掉你曾保护过的人

没事的

只要我在你的记忆里面经历过就好了

还有呐

嘉德罗斯大人真的很强

毕竟是一个小孩子

你可要保护好他

不,或许要称之为“它”

还有

要好好的保护好自己

                                                          ——匿名邮件

#6   cp周迦      ooc致歉    【不会写致歉】

【阿周那和迦尔纳被关进一个漆黑的屋里】

“喂,迦尔纳,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阿周那伸出手,试图在漆黑一片的范围内摸到物品

“不知道,但这好像一个密闭的屋子”

迦尔纳感受到自己的后背靠到了墙上,伸手向前,却摸到了阿周那的脸

“迦尔纳,你知不知道你在摸什么吗”

阿周那忍住了想要拍去那只手的冲动,将自己的手覆盖在上面

“嗯,你的脸”

迦尔纳继续揉捏着,虽然阿周那脸上没有多余的赘肉,摸起来有些紧绷

阿周那实在是忍受不了脸上胡乱动作的手,便把那只手的主人拉过来,使其趴在自己身上

两个人靠的很近,如果不是漆黑一片的话,迦尔纳和阿周那现在的姿势会很暧昧

两个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两人碰到一起的地方,微微发热,迦尔纳的脸上红起来

【还好阿周那看不到】
迦尔纳如实想到

【啧,迦尔纳现在是什么表情,难道是太热了吗,为什么流这么多汗】
阿周那表面波澜不惊,实际内心波涛汹涌

“阿周那,可以放开我了吗”

迦尔纳试图将自己手收回来,却发现对方握的很紧

“你说呢——”

“嘿!阿周那,一会你,你,你在干什么!!!”

阿周那话还没有说完,咕哒子就“破门而入”

【我只是想嘱咐阿周那一会的战斗,我是不是打断了什么】
咕哒子很是慌乱

“啊,那,那个,我还是一会再过来吧,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两个做‘好事’了”

咕哒子默默地把门关上,留下一脸懵的两人

【刚刚发生了什么】
阿周那和迦尔纳的懵逼心理

#5    cp雷祖       ooc致歉

“雷德,跟上”

依旧是一成不变的提醒

“渣渣,敢在本王面前撒野”

依旧是老大的声音

“好的,祖玛,你这个家伙,竟然惹怒嘉德罗斯大人”

不过,这可是最后一场战斗了,因为,王者就要从中诞生

“切,一群渣渣们,根本不用本王出手”

祖玛和雷德立刻参与了这场大乱斗里面,顿时场上炸了起来,冰山升起,烟雾弥漫着,四处充满着绝望的味道

“雷德,你去处理那些偷袭的”

“好的祖玛,这些根本不成问题”

不知道有多少抱着第一希望的杂鱼倒下,蒙特祖玛喘着气,长时间的战斗,使她体力不支;另一边的雷德,招架着对手,时不时还回头看一下祖玛那边

不知道谁发了元力,嘈杂的赛场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倒下了,当然,前五名的强者还在一旁打斗

“祖玛祖玛,你还好吗”

身为改造人的雷德,受到的冲击不亚于普通人,他既然都感到一些痛感,不必说蒙特祖玛这边了

“雷德,你这个家伙,注意啊,别分心”

祖玛费力的晃晃头,将杂乱的思想从脑中清除,把注意力放在战斗上面

“祖玛,这是我的芯片,你要拿好,只要芯片在,我就不会忘记你”

雷德拿出一个小硬片,放在祖玛手中

“雷德,你这是”

“祖玛,我会努力让你不受到伤害的”

雷德说完,用元力将自己身体重组,使其变成一个具有极大杀伤力的人形武器

“雷德,你这个呆子!”

【恭喜参赛者蒙特祖玛,您取得了这次大赛第一】

祖玛把手中的芯片握紧,放在胸前,使其受到的温暖包裹住全部

【他们,最后合为一体】

#4   cp雷安  ooc致歉   我也不愿写刀

“喂,恶党,你不会早已经想到是这个结果了吧”

安迷修面对着满身鲜血的人

“傻逼骑士,我已经把阻挡你的人全部干掉了,不打算感谢一下本大爷吗”

雷狮无所谓的将手背在头后,看着一脸不知什么感想的安迷修

“恶党,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在下要保护的那些人,都是这样的,那在下保护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啊,艾比小姐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安迷修,你可要认清,这是凹凸大赛,只会胜出一个,你的骑士道在这里可没什么用”

安迷修实在是忍无可忍,握紧凝晶流焱,向雷狮冲去

“呆子,终于忍心出手了是吗,来吧,让本大爷看看你的实力吧”

雷狮也握紧手中的雷神之锤,表情随之变得高傲,似乎不把安迷修放在眼里

“恶党,你一定会后悔你说的一切!”

“是吗,呆子,这可不一定,我没有后悔二字之词”

尸体遍布的赛场上,只有两人在互相厮杀

流焱挡住了迎面而来的雷电,凝晶抵抗住了攻击t

“喏,呆子,还有点实力嘛,接下来可就不一定了”

“切,恶党,在下的实力,不容置疑”

安迷修看到雷狮向自己冲来,握紧手中的剑,做出攻击姿势

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安迷修觉得自己肯定是出幻觉了,感受到的,只有脸上的温热

“恶党,你”

“呆子,咳,本大爷好心好意把第一给你,还不说声谢谢”

雷狮手握着凝晶,努力去站直身子,摆出平常高傲的样子

“呆子,想知道为什么本大爷给你第一”

安迷修摆出疑惑的表情

“因为啊,本大爷,看上你了”

说完,雷狮最后亲了安迷修一下,闭上了眼睛,倒在安迷修的怀里

“恶党,恶党!雷狮”

【恭喜你参赛者安迷修,您获得此次大赛第一名】

赛场上,他们相拥站立

他眼里有星辰大海,是骑士触不可及的光芒

#回收 ooc致歉

“嘶,祖玛!祖玛,你怎么样了”

实在是顾不上左手的机械损失,赶忙跑向背抵着墙壁的祖玛

“祖玛!受伤了没有,也不知道嘉德罗斯大人怎么样了,祖玛,你能听的我。。。”

还没有等说完,身后猛的传来重击的声音

“切,佩利,有种正面打,别偷袭”

现在的场面,只能先安排好祖玛休息,自体重组来抵挡卡米尔,佩利和帕洛斯的攻击

“喂,来啊,我一个人就可以打败你们三个人”

看到他们露出那种轻蔑的眼神,我就已经知道,能坚持一下,祖玛就可以去帮助嘉德罗斯大人

“来吧”说出这句话,身上已经装备最高了

但,当眼前突然一下亮起来的时候,我也许就会丧失理智,真的成为一个机器

“祖玛,一定要注意好,保护好自己”

在视觉丧失的最后一秒,看到祖玛脸上好像有泪痕

「我只是一个机器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杀人机器,只是意外的拥有了感情」

想到祖玛居然会在意自己,嘴角不禁的上扬

「被回收也没有关系,只要保护好祖玛就好」

#日常 ooc致歉


“祖玛祖玛,给你草莓,祖玛祖玛,理我一下嘛,祖玛祖玛,嘉德罗斯大人又去哪了”

“他去找第二打架了”

听到这句话再加上祖玛冷漠的表情,只能安静的呆在一旁

“祖玛祖玛,你相信我有心吗”

祖玛听到了,往我这里看了一下,虽然看不到她的眼睛,不过,她应该很惊讶吧

“你不是改造人吗,心,应该有吧”

本来以为祖玛会忽略我,没想到居然会认同

“祖玛祖玛,我就知道你最了解我,我的确有心,而且,看到你的时候,还会乱跳的想要爆炸”

嘿嘿,祖玛听到了,脸也红了,不过不能说出来,不然又会打我的

“啧,笨蛋”

祖玛害羞了,她把头偏过去,肯定是害羞了,还好嘉德罗斯大人不在,不然的话,我就要收到双倍的重击了

#大赛结束 ooc致歉

“祖玛,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默默摘下一朵花,放在土地上,靠着旁边的人坐下,看着天空

“祖玛,你没有为我挡下攻击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是啊,明明知道我死不了的,只要芯片在,就不会死,你还要为我挡下那致命一击

“祖玛,我摘了你最喜欢的草莓,你还在的话,也许现在你应该打了我一下,告诉我不用管然后拿走草莓”

“祖玛,我真的好想你”

在芯片破碎之前,记下这一切,记下我还喜欢过一个人,她的名字叫做蒙特祖玛

#内心戏 ooc致歉

【啊,如果身体上没有这些空洞多好】
伸手去摸摸身上的填充物
【好想和以前一样,和露琪尔一起,一起击退月人】
那家伙,还是依旧不死心的试图将我的清醒时间加长啊
【如果我身体上没这么多空洞的话,现在也许就不用她这么疲劳了吧】
伸手去握住那双被黑手套裹住的手,妄想去停下它的动作
【真是的,我怎么忘了我快到时间了,算了,简洁的告别可不能少】
将眼前人的刘海掀起,对准额头轻轻吻下去
【又要进入沉睡了,不知道多久才会见到她呢】
闭上眼的时候,那人还是一副惊讶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