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彦台

杂食cp看着你们,但推荐的话还是看看,有可能吃逆cp
习惯性写刀,糖什么的,不存在
初三党了解一下?
不定时肝文开坑
文笔不好,这里说声对不起,毁了角色应有的性格
小学生文笔,会改的

裘盲恋爱脑【是指我自己】

裘克先生,你是否在悲伤着,你的面具颜料已经模糊,我可以为你重新画上


当我的盲杖在触地一声时,你可就知道,你的方位已经暴露给了其他人,所以,还请你将火箭筒放下,将面具摘下来


我看不到你的,请你放心,我的可视范围只仅限于自身,面具在我的世界中,也只是黑白的,还请你将颜料递给我


裘克先生,借此时机,你可以去挽回下游戏,毕竟现在还剩下一台机没有解开,相信我,你的面具马上就会好


哦,我还是坐上了椅子不是吗,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只要其他人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就行,毕竟我只是一个羸弱者,也没有多少用处,只不过是定位而已


裘克先生,非常感谢你愿意放弃这局游戏将面具交给我,我相信,你不再是以前的那位『哭泣小丑』了


『我的故友,我相信,你已经将我遗忘』


游戏人生

【我希望,能一直握住里克的手,希望一直可以这么下去】


“这是里克送给休比的戒指,休比一定会保护好的,不能让,里克伤心”


【请求连接】


【拒绝】


“快点啊,明明,明明就差一点”


【请求连接】


【拒绝】


“就算是利用上最后的力气,也要保护好里克的戒指”


【请求连接】


【接受请求,准备接受共联】


“里克,休比完成了里克的任务”


【休比想要休息,休比不能看到里克完成任务的样子了,休比,接受里克的求婚】


『我乃机械,无心的道具,无命而去,有命而逝』


休比,一直想牵着里克的手,一直


不知道是什么标题 ooc致歉



当利刃穿透身体时,紧接着而来的,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


是背叛?是悲伤?是愤怒?


当这些感情汇聚到一起的时候,我握紧弓的手,慢慢举起来,利用最后一丝力量,将最后的一支箭射出去


跟随着王的时候,王那种不断抑制自己的行为,实在是痛心


“王,并不懂人心”


这是离开时最后的一句话,不需要看,便可以知道,他们肯定是不会懂得


“果然还是悲伤啊”


日常



“呼,今天的工作完成了”


将资料整理好以后,抬头看了看空中的太阳,被头发挡住的左眼只能看到一缕一缕的光


【郭斯特,郭斯特,你不会又发呆了吧,今天是不是该去海边了】


“小黑,拉碧丝吩咐的工作是代替她看好图书馆,不能一直想着去海边”


【所以又不去,我就说嘛,你是肯定不会去的】


下半身莫名其妙的动起来往海边的位置走去


“欸欸欸,黑水晶,不行的!拉碧丝知道会生气的”


我只能抱住柱子,尽力保持原地不动


【快点啦,拉碧丝还在等着我们去找她】


“才不要!任务是任务,不能不做的”


看别人看来,像一幅极其古怪的画面,但我和黑水晶知道,他在强硬的控制下半身,而我在尽力的将上半身保持不动


【那,郭斯特,你看看这是什么】


突然感到右手没有了知觉,低下头看时,发现手上拿着一把刀


“黑,黑,黑水晶!把刀放下!”


【去。不。去。海。边】


“去去去!把刀放下,我不想一刀两尸!”


【将身体掌控权教给黑水晶的郭斯特:今天又是拗不过黑水晶的一天】


#宝石之国  幽灵水晶   郭斯特第一视角

☆郭斯特和黑水晶同时存在,类似于紫水晶那样

☆ooc致歉

“好了,这样子的话,今天的工作就完成了”

将手中的笔记本合起来,闭上眼睛慢慢回忆着会不会漏掉什么事情

“我说,郭斯特你也不用这么认真,小心会累坏自己”

黑水晶的声音出现在身后,语气微微带这些怒气

“阿拉,这样并不会的,毕竟拉碧丝的事情,是一定要完成的”

紧接着就听见了一声叹息

“唉,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到你累垮的时候,就不知道是谁说过不会有事情的”

转过身,看到黑水晶扶着额头,带着一些无奈

“你这样子,真的是像你为我操碎了心一样”

黑水晶听到了我的话以后,放下手,朝我这边走来,凭着硬度相同把我抱起来转了一圈

“你这是要反了是吗,你这个样子,精神不足的话,还怎么和我一起去找拉碧丝回来”

被他转的有点晕,试图停下来的时候,黑水晶腾出了一只手,在我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唉,真拿你没办法”

【果然呐,黑水晶还是那样的严肃,不过,肯定不会精神不足的】

也许,是永不变的悲伤

钻石,是我的哥哥,我从小到大都是受到他的保护,我也想保护他,但是,我不想让你离开我的身边



【波尔茨跪坐在地上,看着面前零零散散的石头,仅仅只能判断出是黛雅身体的一部分】

致 蒙特祖玛 的一封信

也许你会不认识我
也许你并不喜欢我
也许你会把我无视

不过呢

你存在过就好

也许你会熟悉这个名称

“祖玛”

也许你会忘不掉草莓般的红色

也许你忘不掉你曾保护过的人

没事的

只要我在你的记忆里面经历过就好了

还有呐

嘉德罗斯大人真的很强

毕竟是一个小孩子

你可要保护好他

不,或许要称之为“它”

还有

要好好的保护好自己

                                                          ——匿名邮件

#6   cp周迦      ooc致歉    【不会写致歉】

【阿周那和迦尔纳被关进一个漆黑的屋里】

“喂,迦尔纳,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阿周那伸出手,试图在漆黑一片的范围内摸到物品

“不知道,但这好像一个密闭的屋子”

迦尔纳感受到自己的后背靠到了墙上,伸手向前,却摸到了阿周那的脸

“迦尔纳,你知不知道你在摸什么吗”

阿周那忍住了想要拍去那只手的冲动,将自己的手覆盖在上面

“嗯,你的脸”

迦尔纳继续揉捏着,虽然阿周那脸上没有多余的赘肉,摸起来有些紧绷

阿周那实在是忍受不了脸上胡乱动作的手,便把那只手的主人拉过来,使其趴在自己身上

两个人靠的很近,如果不是漆黑一片的话,迦尔纳和阿周那现在的姿势会很暧昧

两个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两人碰到一起的地方,微微发热,迦尔纳的脸上红起来

【还好阿周那看不到】
迦尔纳如实想到

【啧,迦尔纳现在是什么表情,难道是太热了吗,为什么流这么多汗】
阿周那表面波澜不惊,实际内心波涛汹涌

“阿周那,可以放开我了吗”

迦尔纳试图将自己手收回来,却发现对方握的很紧

“你说呢——”

“嘿!阿周那,一会你,你,你在干什么!!!”

阿周那话还没有说完,咕哒子就“破门而入”

【我只是想嘱咐阿周那一会的战斗,我是不是打断了什么】
咕哒子很是慌乱

“啊,那,那个,我还是一会再过来吧,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两个做‘好事’了”

咕哒子默默地把门关上,留下一脸懵的两人

【刚刚发生了什么】
阿周那和迦尔纳的懵逼心理

#5    cp雷祖       ooc致歉

“雷德,跟上”

依旧是一成不变的提醒

“渣渣,敢在本王面前撒野”

依旧是老大的声音

“好的,祖玛,你这个家伙,竟然惹怒嘉德罗斯大人”

不过,这可是最后一场战斗了,因为,王者就要从中诞生

“切,一群渣渣们,根本不用本王出手”

祖玛和雷德立刻参与了这场大乱斗里面,顿时场上炸了起来,冰山升起,烟雾弥漫着,四处充满着绝望的味道

“雷德,你去处理那些偷袭的”

“好的祖玛,这些根本不成问题”

不知道有多少抱着第一希望的杂鱼倒下,蒙特祖玛喘着气,长时间的战斗,使她体力不支;另一边的雷德,招架着对手,时不时还回头看一下祖玛那边

不知道谁发了元力,嘈杂的赛场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倒下了,当然,前五名的强者还在一旁打斗

“祖玛祖玛,你还好吗”

身为改造人的雷德,受到的冲击不亚于普通人,他既然都感到一些痛感,不必说蒙特祖玛这边了

“雷德,你这个家伙,注意啊,别分心”

祖玛费力的晃晃头,将杂乱的思想从脑中清除,把注意力放在战斗上面

“祖玛,这是我的芯片,你要拿好,只要芯片在,我就不会忘记你”

雷德拿出一个小硬片,放在祖玛手中

“雷德,你这是”

“祖玛,我会努力让你不受到伤害的”

雷德说完,用元力将自己身体重组,使其变成一个具有极大杀伤力的人形武器

“雷德,你这个呆子!”

【恭喜参赛者蒙特祖玛,您取得了这次大赛第一】

祖玛把手中的芯片握紧,放在胸前,使其受到的温暖包裹住全部

【他们,最后合为一体】

#4   cp雷安  ooc致歉   我也不愿写刀

“喂,恶党,你不会早已经想到是这个结果了吧”

安迷修面对着满身鲜血的人

“傻逼骑士,我已经把阻挡你的人全部干掉了,不打算感谢一下本大爷吗”

雷狮无所谓的将手背在头后,看着一脸不知什么感想的安迷修

“恶党,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在下要保护的那些人,都是这样的,那在下保护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啊,艾比小姐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安迷修,你可要认清,这是凹凸大赛,只会胜出一个,你的骑士道在这里可没什么用”

安迷修实在是忍无可忍,握紧凝晶流焱,向雷狮冲去

“呆子,终于忍心出手了是吗,来吧,让本大爷看看你的实力吧”

雷狮也握紧手中的雷神之锤,表情随之变得高傲,似乎不把安迷修放在眼里

“恶党,你一定会后悔你说的一切!”

“是吗,呆子,这可不一定,我没有后悔二字之词”

尸体遍布的赛场上,只有两人在互相厮杀

流焱挡住了迎面而来的雷电,凝晶抵抗住了攻击t

“喏,呆子,还有点实力嘛,接下来可就不一定了”

“切,恶党,在下的实力,不容置疑”

安迷修看到雷狮向自己冲来,握紧手中的剑,做出攻击姿势

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安迷修觉得自己肯定是出幻觉了,感受到的,只有脸上的温热

“恶党,你”

“呆子,咳,本大爷好心好意把第一给你,还不说声谢谢”

雷狮手握着凝晶,努力去站直身子,摆出平常高傲的样子

“呆子,想知道为什么本大爷给你第一”

安迷修摆出疑惑的表情

“因为啊,本大爷,看上你了”

说完,雷狮最后亲了安迷修一下,闭上了眼睛,倒在安迷修的怀里

“恶党,恶党!雷狮”

【恭喜你参赛者安迷修,您获得此次大赛第一名】

赛场上,他们相拥站立

他眼里有星辰大海,是骑士触不可及的光芒